墨淳月别过头去:“谁想你了……”

   楚子渠收起了满脸的戏谑,认真的抓着墨淳月的肩膀:“娘子,任何时候都不要再勉强自己,不要做让我担心的事情。”

   说完,楚子渠忽然靠近,在墨淳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飞快的在墨淳月的额头一吻,

   “混蛋!”

   墨淳月抬手就是一巴掌,却打了一个空,楚子渠在她面前烟消云散,只是她的眉心还微微留着一丝灼热的温度,不知是因为刚才楚子渠的那个吻,还是她眉心的相思花。

   “楚子渠?”墨淳月一个扭身,忽然从梦境之中醒来。

   她有些难以相信,这个梦境居然如此真实,好像楚子渠就在她身边,才刚刚离开一样,而她的额头,还残留了些许的温存。

   这个时候,历铭之走了进来:“月儿师妹你终于醒了!”

   他正要靠近,就见身后的炼石长老像是一阵风一样的挤了进来,走到了历铭之的前面,一把抓住了墨淳月的手:“你终于醒了!”

   历铭之被炼石长老撞的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,手中的热粥也险些烫伤他的手背。

   “炼石长老,你慢一点啊!”他还从来没见过炼石长老对谁这么关心过呢。

   墨淳月微微扶额,她的头还有些发晕,但是已经好了很多:“多谢长老关心,我已经无大碍了。”

   丸子头亮黄色t恤俏皮有趣少女写真

   历铭之端起热粥,正要送给墨淳月,炼石长老却一把接了过来:“你睡了这么久一定是饿了吧,我刚才听到你的声音就知道你醒了,赶快把粥给你端来了,趁热喝了吧。”

   历铭之有些不服气了:“长老,这粥可是我煮的。”

   炼石长老一个拐杖打过去:“你怎么这么多废话,男女授受不亲,你给我滚出去啊!别打扰小月儿休息!”

   这一次,历铭之的下巴都要被惊掉了,没有想到炼石长老居然喊墨淳月是“小月儿”,要知道,炼石长老谁的面子都不给,现在却对墨淳月如此关心,还这么体贴,真是天壤之别。

   墨淳月眨了眨眼睛问道:“对了,长老,那宝剑已经修复好了吗?”

   墨淳月只记得她已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将流光宝石全部都融入其中了,后来就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   一说到这个,炼石长老的面颊就像是初春的桃花,红光满面的:“宝剑已经彻底被你修复好了,果然是我教导有方,你做的很好啊!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,到时候和我一起去祭祖就好了。”

   因为墨淳月修复上古宝剑有功劳,所以炼石长老对墨淳月刮目相看,倾囊相授,各种绝学全部都交给了墨淳月,让内门弟子都感到嫉妒不已。

   墨淳月在炼石长老的教导之下也是进步飞速,很快就将他的大部分本事都学了去。

   到了祭祖的这一天,炼石长老便带着墨淳月代表炼石门供奉上古宝剑前去万灵山。

   一行人走着走着,忽然一对黑影降落在几个人的面前,墨淳月连忙护住上古宝剑。

   抬头一看,来人居然就是那柳伊人,她身边还带着一个高大的男子,虎背熊腰的,挡在面前,瞬间就投下一道黑影。

   “是你……”墨淳月冷眼看着柳伊人:“今日我们同宗祭祖,你拦住我们去路是什么意思?”

   “哈哈,祭祖?你们幻贞派没人了吗,要你这种新来的小角色去祭祖?你手里拿的什么?居然是上古宝剑,看来你上次得到的灵石还真是厉害,居然连上古宝剑都被你修补了……”

   看来这柳伊人对幻贞派还真是了解的很,甚至了解的未免有些太过细了,墨淳月心里产生了一丝怀疑,难道幻贞派之中有内鬼?

   柳伊人不知自己已经暴露出马脚,还在故意激怒墨淳月说道:“你们幻贞派早就没资格祭祖了,这上古宝剑还是给我们幻影派去祭祖吧!”

   说完,柳伊人抬手就去抢墨淳月手中的上古宝剑。

   幻贞派的人都是被幻影派欺负怕了,所以不敢上前。

   再加上柳伊人身边还站着她的未婚夫司马南,司马南是出了名的宝器世家司马家的嫡子,各种宝器层出不穷,再加上他自己本身灵力高强,根本无人敢与之抗衡。

   墨淳月耗费了这么多的心思,好不容易才将上古宝剑恢复光泽,怎么会轻易的拱手相让。

   她猛然抽出自己的凌舞之鞭,狠狠一甩,勾住了柳伊人的脖子,柳伊人一个扭身,抬手用自己的长剑去砍墨淳月的凌舞之鞭,没想到凌舞之鞭没有砍断,自己的长剑居然瞬间变成了两截!

   墨淳月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:“不自量力!”

   这笑容之中暗藏几分危险,柳伊人还没来得及躲闪,墨淳月已经狠狠的一甩,将柳伊人甩在了空中。

   柳伊人尖叫一声从空中坠落,墨淳月已经再次甩动鞭子将柳伊人接住,狠狠的再次甩了出去。

   柳伊人长了这么大,还从来没有这样被人耍弄过,气恼不堪,可是人已经被墨淳月甩入控制那个,一时间无法反击。

   就在墨淳月准备再次将柳伊人狠狠的甩出去的时候,柳伊人的未婚夫,司马南瞬间凌空而起,一个飞扑将柳伊人接住,然后抬手挡住了墨淳月的鞭子。

   不过被司马南接住的柳伊人也还是没有好到哪里去,司马南身强体壮,抱住柳伊人的时候也是猛然用力,几乎要把柳伊人的骨头给捏碎了。

 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 柳伊人终于双脚着地,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 司马南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   “我没事,给我抢走他们的宝剑,这宝剑若不是损坏,早就应该是我幻影派的了,他们没资格拿这么好的剑去祭祖!”

   司马南也是不分青红皂白的,按照柳伊人的吩咐就去抢墨淳月的宝剑。

   墨淳月冷笑:“你送死还抓个垫背的,很好!”

   墨淳月一个向前,甩动着凌舞之鞭,凌舞之鞭在空中划过几个森白的痕迹,鞭风惊人,杀气腾腾,让人眼花缭乱的。

   司马南左躲右闪,却发现这些鞭子根本打不到自己,他得意无比。猫咪社区app官网旧版